要么有实力,要么有颜值

艾古:看不起,很low。事实上,我觉得到目前为止,所有主流热点基本都很low。

主持人:那什么才符合你这不low的眼光?

主持人:不同人会有不同审美观,怎么办?

主持人:可以接受。

艾古:在金融行业的大三领域:银行、保险和证券里面,银行和保险都有我非常重视和高度认可的品种,唯独券商,以前我也谈过(相关观点我就不重复了,有兴趣的可以找出以前的有关文章来看看),我是完全看不上,贬得几乎一文不值。

艾古:更多的是象征意义吧。如果真有好事,我估计到时也肯定会搞一副新马甲作为合资主体,跟现在的那些上市券商股一毛钱关系没有。券商行情的主要原因,还应该是牛市受益概念。从大家能够接受的逻辑上来说,这还是比较有说服力的,所以虽然即使券商并无价值,主流资金拉升它们也还是有恃无恐的。

艾古:不会的。托尔斯泰有句名言“幸福的家庭大都相似,不幸的家庭千奇百怪”,股票也是这样,好股的都样子差不多,烂股则丑得各种奇葩。股票的审美和人的长相美丑以及风景的好坏完全是一模一样的,都以动态均衡为美,以僵硬和失衡为丑,如果你看不出什么好看什么不好看,那一定是因为你看得不够仔细不够用心。你看看,云赛智联涨得多赏心悦目啊,“蝌蚪形调整形态完整 弧形出坑=确立见底转势”,要好好体会我说的这个话。蝌蚪形是一种非常根本的形态,它在理论上的地位,可以上升到很高很高,懂了它,你差不多就入门了,开始懂股票了,否则根本就盲无头绪。

艾古:我问你,人们找对象一般都什么标准?

艾古:选股票的道理与此完全相同!我们前几期把行情分为牛市行情和非牛市行情,把正常的股票分为价值股和非价值股,其实都好比是阴阳定性。既然股票分为价值股和非价值股,那么就可以把价值股比作男,非价值股比作女。选价值股,主要看重的是内在的实力,而选非价值股,唯一重要的就是要漂亮、形态好看!所以我多次谈到审美观的概念,因为形态丑的,肯定不赚钱。反之,则基本稳赚。

艾古:蝌蚪形是路线图的早期阶段基本单元的样子,就好比青蛙的早期是小蝌蚪。

主持人:那价值股的内在实力,又有何奥妙?最近青啤终于大涨,是否有何讲究?

艾古:没错,严格地说,人类最早期也是蝌蚪形。万物早期都是蝌蚪形。什么是蝌蚪形,为什么是蝌蚪形,最后如何演化,最终的结果是什么,我都有详细的无可争议的论述。

主持人:摩根大通野村证券获准设立合资控股券商,意义很重大?

艾古:女的主要看颜值,男的主要看实力,这个说法,谁都不反对吧?

主持人:其实早期是蝌蚪形的似乎不仅是青蛙。

艾古:该涨的总归要涨。关于如何欣赏价值股的内在美,我建议关注一下海螺水泥的表现,有一定的代表性。价值股的走势,粗看不漂亮,其实很耐看。价值股和非价值股,是两套完全不同的评价体系,它们之间,同时又存在一种巧妙的相互关系。详情敬请关注艾古理论3.0版出炉时间。

艾古:我以为,券商本身是没有什么价值的,这一点毫无疑问。券商走强,不外乎两点原因,一是牛市券商必直接受益的概念,这也说明了这轮行情的性质就是政策市,否则不能确认一定是牛市就不可能提前拉券商股。二就是合资券商概念。因为目前国内券商肯定全都是毫无价值的,但是在国外成熟市场券商的地位是强大而崇高的,合资概念会给人带来很大的幻想空间。这个就好比国内的汽车公司,如果没有与国外汽车巨头的合资,它们本身是没什么价值的,而一旦摇身一变成了上汽大众广汽丰田,就一个个都土鸡变凤凰身价百倍了。

主持人:蝌蚪形和路线图什么关系?

主持人:是啊,作为这轮行情打头炮的券商股,你居然视而不见,一句也不提,毫无道理的事。

艾古:这轮行情起来以后,有价值的信息太多,出于轻重取舍的考虑,有些想法没有及时拿出来讨论。最近有点闲下来了,可以回过头来梳理一些既有价值又不是特别紧迫的想法了。比如关于券商股的问题。

主持人:这么说你还是看不起券商股?

主持人:俗一点说,男的主要得有钱,女的主要是要长得漂亮,大概这么个套路吧。

主持人:可是这轮行情,券商表现最好,你不能否认。


posted @ posted @ 19-06-21 09:17  admin  阅读量:

Powered by 热购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